未分类

《我的父亲》作文

清晨父亲打来电话,催我交取暖费。我眼睛就没离开书,随口回答,不着急,去年好多人都没交。父亲的声音中有了几分严厉,别人交不交那是别人的事,热力公司给咱们供暖,交费是理所当然。父亲说,他昨天已经交了。10号之前交取暖费可以赠金龙鱼油,最后他叮嘱我一定要去交。我满口答应并照做。

父亲是一名普通工人,六十有四,已经退休。曾经做过出租车司机。偶尔有乘客落下手机或包裹,他都一一奉还。我的家境一般,父亲从不贪意外之财,并这样要求我和母亲。年少时代谁不曾虚荣过。我望着专卖店的品牌衣服发呆,父亲一眼看透我的心事。他告诉我,衣装整洁就好,何必计较牌子?我看中的书,价格再贵,他也不曾含糊过。我想起曾国藩花一百两白银买《二十四史》。我幸运我也有一个肯出“一百两”给我买书的爹。


我是独生女,百般宠爱尽管去想象吧。我喜欢吃鱼和排骨,父亲最擅长最鱼,清蒸、红烧、糖醋,鲤鱼、鲶鱼、鲽鱼、武昌鱼。父亲做的鱼没有一点腥味,我是各种爱吃。父亲炸的带鱼,外焦里内,不说了,再说口水都要出来了。结婚后,我和老公过了两年拮据的生活。很少买鱼和肉,一是觉得贵,二是不会做。父亲做好后给我们打电话,叮嘱我们夫妻一定要一起来。有时老公去上课,回来的晚,父亲是一定要等老公回来才肯掀锅。


我结婚第一年,还在家属院住。家里各种冷,不舍得买煤烧暖气。我在父母家哪受过这等罪。开始跟老公吵架,也第一次体会到啥叫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。我不敢告诉父母,在他们面前依然一副光鲜亮丽的模样。我已经好久不逛之前的品牌店,开始买八十块钱的鞋子。而这一切,母亲都看在眼里。


一个寒冬的中午,我一边掉眼泪一边在冷水里洗着衣服。老公在我身边唉声叹气。天太冷了。母亲敲门进来,我赶紧抹掉眼泪。一切都逃不过母亲的眼睛。她拉着我就走,给老公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是幽怨,是责怪,是对女儿的心疼。我回到娘家,久违的温暖,我赖到晚上还不想回去。母亲说,不回去了,这个冬天就在娘家过吧。我沉默着吃饭,算是默许。


父亲停下筷子说,不行,必须回去。母亲没有再说话,她是拗不过父亲的。我满心的委屈化作眼泪往外冒。父亲拿出两千块钱给我,让我买过冬的煤。他说,既然结了婚,就要跟丈夫同甘共苦,哪有嫌弃自己冷躲到娘家的道理?没钱买煤,爹给你。他还叮嘱我,一定要维护丈夫的自尊心。可以说这个月工资发的多,让丈夫用的心里踏实。俩人过日子共苦才能同甘,齐心才能断金。


我生在一个普通家庭,对物质却不敏感,有多少钱就办多大的事。职场上我始终谨记父亲那句“不贪意外之财”。生活中也懂得,有所为有所不为。寒冬正常取暖,务必要交取暖费,不管别人怎样。这几年我极少再为物质所困,夫妻相处我时刻谨记父亲说过的“齐心,其利断金”。父亲行为是一面镜子,告诉我什么叫行得正,做得端。父亲的目光,在我成长的道路上,悠远深长。


作者:李秋君